By Peter Woiwode

投票支持黑人和棕色族裔的生命:支持灣區各地重要的選舉,減少警治並加強社區解決方案

今年,在加州以至全美各地,發生了強烈的起義,呼籲捍衛黑人的生命並削減警察經費。 從安提阿(Antioch)到森尼維爾 (Sunnyvale)的社區、及幾近灣區每個社區都舉辦遊行和示威行動,要求民選官員使用我們的公共資源來真正確保我們的安全。 曾經有過強大的勝利,但是在許多城市中,民選官員擊敗,延遲或分散了組織者的周密努力。 今年11月,在灣區所有城市,我們有機會把行動從街上帶到投票箱。

所有加州的選民將有機會制止最殘酷的嘗試來擴大種族主義警務 – 20號提案憤世嫉俗地企圖廢止近年來降低監禁率所作的努力,並將會把更多黑人和棕色族裔的人士囚禁監獄 。反對20號提案。

灣區最重要的競選之一出現在灣區捷運(BART)董事局上。 主席拉法·西蒙 (Lateefah Simon) 長期爭取抗衡警察和監獄對黑人和棕色人種的生命造成的傷害,她將這專業知識帶進地區運輸機構,並採取行動,削減殺害奧斯卡·格蘭特(Oscar Grant)之灣區捷運(BART)警察的經費。 警察工會亦注意到這些情況,並招募了支持警察的對手來擴大捷運董事局為警務辯護的人士。 重選拉法·西蒙 (Lateefah Simon) ,並選舉有前途的挑戰者傑米·薩爾西多(Jamie Salcido)和史蒂夫·鄧巴(Steve Dunbar)來阻止欺凌者得逞,並使我們更接近投資於真正的公共安全,而不是警察。

警察在瓦里豪(Vallejo)殺害肖恩·蒙特羅薩(Sean Monterrosa)是令人不安的歷史中最新的事例,加上有消息稱那裡的警察工會在他們的成員虐待瓦里豪(Vallejo)的人民後便會為其慶祝,現在是時候作出改變。 儘管兩位市長候選人都在談論改革警隊,但議員哈基姆·布朗(Hakeem Brown)似乎對實現根本轉變有著最深刻的承諾。

在聖荷西(San Jose),一些針對抗議者而採用的最殘酷警察暴力事件發生在6月,一個充滿種族主義的內容,支持現役和前任警官的私人團體出現在臉書(Facebook)平台。 市長利卡多(Liccardo)公開表示,警察需要更多的資金,而不是更少。 在所有這些情況之中,選票上仍存有真正改革的機會:進步主義者傑克·唐克爾(Jake Tonkel)和戴維·科恩(David Cohen)都在競選,希望取代市議會內支持警察的保守派,而投票支持G提案將會增加警察審計員進行調查的權力, 並追究警察的不當行為。

在海灣的北部,有著最鮮明,也是最有影響力的競選之一。 年復一年,阿拉米達縣參事會增加對警長格雷格·艾恩(Greg Ahern)的資助,他與ICE合作,大力聲援支持種族隔離主義者傑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並要對40個在聖塔麗塔(Santa Rita)監獄出現無法解釋的死亡事件負責。 這個由五名成員組成的董事會正在失去其極保守將要退休成員科特·哈格蒂(Scott Haggerty)的席位。 如果選民們選出溫尼·培根(Vinnie Bacon)來填補這開放席位,便將會出現一個進步多數派的議會,能夠開始削減對可惡的警長撥款,並將資金用於真正確保我們安全的事務:住房,醫療保健,兒童保育等等。

在阿拉米達縣的其他地方,削減柏克萊警察經費的爭取行動獲得一些重大成果,其中包括,作為全國模式,將交通執法移離警察部門。 但是,結果遠未達到在市議會會議上公眾意見所要求的改革願景。 市長傑西·阿雷金(Jesse Arreguin)介入談判,最終只是從柏克萊(Berkeley)警隊中裁掉少量經費。 他將要競選連任,並面對來自左翼的艾丹·希爾(Aidan Hill)和韋恩·熊(Wayne Hsiung)的挑戰。

提出最前衛削減經費計劃的堅定進步派謝麗爾·達維拉(Cheryl Davila)在她的西柏克萊地區面對來自溫和派的競爭挑戰。 本·巴特利特(Ben Bartlett)也面對著溫和派的挑戰,社會正義律師理查德·伊爾根(Richard Ilgen)也受到一貫支持警察的戰蘇珊·溫格拉夫(Susan Wengraf)的挑戰。 如果柏克萊希望採取下一步行動,將資金從警務轉投社區需要,並滿足社區需要,他們需要投票支持達維拉(Davila),巴特利特(Bartlett)和伊爾根(Ilgen)。 所有柏古萊選民應要投票贊成II 提案,該提案將設立警察問責總監和一個社區委員會來監督這項工作。

屋崙也充滿了機遇:在市長沙夫(Schaaf)打破平局並在市議會中支持親警的保守派之後,今年的預算討論結束,但該運動確實贏得了在來年將屋崙警隊(OPD)經費削減50%的承諾。 現在,我們需要一個市議會來保護和實施這一勝利。 滿有動力的住房組織者卡洛爾·法夫(Carroll Fife)一直是推動削減 OPD經費的主要聲音之一,現在正設法競選好能取代西屋崙的議會代表和主要阻撓主義者。 理查德·桑托斯·拉亞(Richard Santos Raya)和佐伊·洛佩茲·梅拉茲(Zoe Lopez-Meraz)也正在參選,希望取代長期為警察辯護的代表和削減OPD經費。 所有屋崙的選民都應投票贊成S1提案,設置總監察長辦公室,追究警隊的責任。

同樣在屋崙,全國最重大的勝利之一就是由黑人組織項目牽頭,徹消了的屋崙聯合校區警察局。 現在,校區董事會預計出現成員大流動,而新董事會將承擔任務,確保維持巨大勝利得到實踐。 選民應選舉邁克·哈欽森(Mike Hutchinson),克里斯蒂娜·莫利納(Christina Molina),克里斯·加什(Cherisse Gash)和史黛西·托馬斯(Stacy Thomas),好能阻止警察進入學校。

在三藩市,投票贊成D和E提案將會對縣警作出更大的監察,並取消要求三藩市警察(SFPD)僱用至少1,971名警員的規定 – 使該社區可選擇資助其他不同的項目。 進步派的擁護者艾樂華(John Avalos)正在與獲得警察工會資助的安世輝(Ahsha Safai)競爭該市第11區的市參事議席;如果在第1區當選的話,陳詩敏(Connie Chan)將努力把資金用於社區需求。假若進步人士在第7區投票支持梅義加(Myrna Melgar),然後重選潘正義(Preston),佩斯金(Aaron Peskin)和盧凱莉(Hillary Ronen)留任市參事會的話,三藩市將有真正的機會克服市長拖累的腳步,並作出持久的實質改變。

同樣在三藩市,現任州參議員威善高(Scott Weiner)受到有遠見的教育家傑基·菲爾德(Jackie Fielder)的挑戰。 威善高在職業生涯中從警察工會那裡獲得了超過7.5萬的報酬,而菲爾德(Fielder)分毛不取,並致力爭取真正的改革。 今年大多數有力的警察改革法案 – 取消虐警的資格,公佈警察記錄,將有需要的911電話轉移至精神健康方面 – 均因為缺乏行動和受到警方的阻撓而死亡,讓傑基(Jackie)和其他類似她的參選者當選可以扭轉局勢。

Y 提案: 借款資助學校建築物的維修及改善工程

阿拉米達縣 (Alameda County)
把公立教育置在選票上 – 不斷增加的公共預算,加上遠程學習以及準備安全回校授課的相關的費用,學校資金顯得更加重要。 通過提案投資於學生和整個社區。…

X 提案: 借款資助縣消防部門

阿拉米達縣 (Alameda County)
在日益增加的氣候危機火災和削減預算的情況下,為消防部門增加資源是一個好主意。 這是一項9000萬美元的債券,使阿拉米達縣消防局受益,並得到縣參事會的支持。…

W 提案: 資助精神健康、住房、及職業訓練

阿拉米達縣 (Alameda County)
設立半美分的銷售稅,每年籌集1.5億美元,資助未來10年的公共服務。 儘管這是用於一般資金、累進式的銷售稅,而低收入人士(而不是企對)也要承擔責任,但我們需…

V 提案: 繼續徵收非合併地區的公用事業稅

阿拉米達縣 (Alameda County)
將現行徵稅方案延長13年,繼續徵收非合併地區公用事業用戶的稅款。 電力公司應繳納這些稅款,但這稅項是該縣重要的收入來源,應繼續徵收。…

S1 提案: 強化警務委員會

屋崙 (Oakland)
正當屋崙警察委員會(一個由社區贏得的專責工作組)準備明年將屋崙警務的財政預算削減達50%,並將資金重新分配給諸如就業,醫療和住房等社區服務。這提案將會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