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Kimi Lee

我之所以競選,是因為“我感到有這需要”:與艾絲特·古爾斯比(Esther Goolsby) 的訪談

埃斯特·古爾斯比(Esther Goolsby)在2020年3月競選阿拉米達縣第4區參事席位,她輸了給第五屆現任參事內特·麥利(Nate Miley)。 該區包括屋崙部分地區以及亞甚蘭(Ashland),卡斯楚羅谷(Castro Valley),切里蘭(Cherryland),埃爾波特嶺(El Portal Ridge),費爾蒙台(Fairmont Terrace),費爾維尤(Fairview),希爾克雷斯小丘(Hillcrest Knolls)和普萊森頓(Pleasanton)等社區。 灣區升起行動行政主任基米·李(Kimi Lee) 在9月採訪了古爾斯比(Goolsby) ,聽她講述了充滿活力的競選經驗,並展望未來。

古爾斯比(Goolsby) 是一個熱情洋溢的社區組織員,灣區升起行動很高興與她談論基層候選人,挑戰長期代表並,和了解社區聯繫的重要性。


基米·李-Kimi Lee (KL): 非常感謝您同意與灣區升起行動談論您的競選活動! 您可以先分享一下您為何決定參選呢?

古爾斯比-Goolsby (EG) :我要說實話。 這確實來自我的祖先,在夢中,在睡覺中,我知道是真的。 在整個競選過程中,我找到了更多原因,對嗎? 至少在過去兩年中我注意現任的席位,以及他所擔任的所有職位,就感到有必要。 然後,有一小部分來自個人的情況。去年5月我進了醫院,知道自己差不多死掉。 然後感到好像或多或少…我們沒有時間。 能夠在這裡是一個禮物,我們應該盡我們所能。 一旦了解了這系統如何運作,為什麼特別是黑人,奴隸制的後裔,總是處於最底層? 所以我之所以參選是因為:我覺得自己必須這樣做。

KL: 您與在職20年的在任者競選是一場非常大的競賽,我們非常感激您,作為領袖走出來承擔這項任務。在過去的參選活動中,您有什麼難忘的經驗,和您的動力是來自那裡呢?

EG:我覺最難忘的是在競選期間的短短3至4個月,我所做和所學的所有事情都很重要。真正走出我的舒適區。 我傾向喜歡和志趣相投的人一起,及所有這些組織和他們所代表的。 但接觸到其他所有人,和那些對話……真的讓我大開眼界,也給我帶來挑戰。 在交談中一個人告訴我,“只有他們允許我才能取得那席位”。 我當時想,“他們是誰?” 有一位任職了這麼長時間的現任人士,並且知道他已嵌入這個體制,確實是一個挑戰。

KL:回顧過去的經驗,下次您會有什麼不同的做法?

EG:在做任何事情之前,應先組建一個團隊,訂立結構開始尋求捐款,是一個巨大的挑戰。由於初選時間很短,我沒有收到所有的問卷,所以一個策略性的計劃是很重要。我的競選經理是有一競選策略,但時間實在很短,要做的事情很多,實際上是無法跟隨。就像我們只計劃做一個籌款,但結果做了三個;所有這些都是在很短暫的時間完成。另一項挑戰是有了籌款活動,但如何籌集資金。還要購買名單,進行挨戶探訪,但籌得足夠的錢已是運動後期。因此,我只找義工協助進行電話接觸;至於挨戶探訪便沒有足夠人手。我們做了一些電子郵件的宣傳,也使用大量的社交媒體,也有人協助拿標誌,但只有我本人和幾個人,結果我們把海報放在高速公路附近。

KL:那麼對自己能夠出線是否感到很驚訝,就好像是,“噢,天呀,我不知道我需要知道這!”?

EG:最令人驚訝的是,有多少次背書會議。 我以前不知道這些。 其次是,究竟有多少個組織和團體。 我記得曾經有3個背書會議,一個接一個地舉行,去到第3個會議時我經已忘所有要講的重點!

KL:您認為社區組織在將來可以怎樣做得更好地支持像您這樣的候選人嗎?

EG:我認為是需要參與更多縣的工作。該席位,那些縣參事的席位真的是非常、非常重要。所以,教育人們認識那些職位的重要性,然後找人去競選該些職位,所有這些職位,可以帶來很大的轉變。還有就是,當有人去競選時要展開宣佈。我認為我沒有正確在宣布自己的競選,因為直到那天,有些人還好像是:“我不知道你在競選。” 因此,對社區來說,讓人們知道誰在競選,並把競選者的名字宣傳開去是重要的。

還有就是,對組織,資助者和基金會,我希望他們注意黑人。這並沒有拿走任何其他人的東西。對我來說,重要的是把黑人從“有色人種”中拉出來,對嗎?因此,如果所講的是黑人的選票,如果在座的都是白人,那便不能達到目的。所以這是另外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那些提供真正指引的人們,尤其是年輕的人,他們應該坐在那些席位上。

當我談論倡導黑人時,其實是要讓人們了解奴隸後裔和奴隸制度的歷史,因為我們在社會正義方面的全部工作都是關於這個國家是怎樣建立的。因此,如果您像我的對手一樣處於這些職位,投票支持增加縣警的人手和資金,那麼我們都可以看到您的立場。同樣,如果一切都已解決,我們將不會進行這些工作。僅僅因為您是有色人種,並不表示您有社會公義的分析力。這有很多企業的民主黨人士和很多支持企業而不是人民的人士。有很多人站在錯誤的一方。可以說,正義的另一邊。

KL:好的,那麼最後一個問題,對於那些正在考慮競選的人們您有什麼建議給他們? 說出您想和其他人分享的智慧之詞。

EG:去做吧,不要害怕。因為我們沒有時間。 我們的時間就是現在當我們在這裡的時候。 有些人覺得我還沒準備好參選;而我認為,“這不是關於我!” 因為我不會一個人去做,對嗎,那將會是我們。 我們總是有東西要學習,對吧? 因此,很多時我們像是,“好吧,我只是想學多一點”…就去做吧。 我們需要這樣做。 並不斷挑戰這些制度和裡面的人們。


這採訪經過長度和清晰度的修輯。

投票率是在加州罷免中擊敗右翼的關鍵

June 01, 2022
動員群眾和深入的選舉組織工作把加州變成藍色。現在,各個社區正在加緊努力,在罷免民主黨州長紐森的選舉中,以大量的反對票來捍衛他們的成果。來自 CHIRLA的照…

愛麗絲·卡斯特羅 (Alysse Castro)

阿拉米達縣教育總監
Alysse Castro believes that our schools are community centers where we should support whole families as well as students to fulfill their full potenti…

H號提案

三藩市
投票反對罷免三藩市地區檢察官博徹思(Chesa Boudin)使他繼續留任。 博徹思得到三藩市選民的支持而獲選,因為我們希望有一個能夠對我們扭曲的刑事法律體系重新…

加州特別選舉

加州州長
您郵件中的州長罷免選票是兩個加州之間的選擇。 在 9 月 14 日星期二結束前加入灣區升起行動投票反對。 我們可以選擇一個更強大的加州,在我們已經取得的基礎上…

有色選民是成功擊敗罷免的關鍵

May 20, 2022
社區主導的團體指出多種族民主和組織對於贏得加州未來的競選至關重要 請即時發布:2021 年 9 月 15 日  媒體聯繫:Stephanie Ong,(415) 786-5568,Stephan…